有思想 / 有温度 / 有品质

2017-08-07 09:55 | 来源: 黑龙江文明办

  张青叶,男,今年53周岁,现任哈尔滨铁路局牡丹江机务段绥芬河运用车间汽车司机职务,是一“担心什么?”啊,还有——名退伍老兵。

  复原后的张青叶一直义务为驻在山里的官兵服务,接送探亲家属、帮助巡逻官兵处置车辆突发情况,为山里部队战士购买、取送火车票、接送站,先后为老部队官兵购票3万余张,接送来队家属1200余次,自购汽车在边防线上跑了8万多公里。他的故事先后被中央电视台、《生活报》、黑龙江电视台等多家媒体相继报道。

  张青叶1984年入伍,1988年复员。复员后的一天他原来服役哨所的战友听说他在铁路工作,误以为他是售票员,希望他能帮忙买票。边防连队驻地偏远,每年仅有一次的探亲假,官兵都倍加珍惜,恨不得下山就坐上返乡的列车。经历过边防生活的他,对此感同身受,他决定要为战友们做点啥。于是他找到了他当兵时的老指导员王春凯,委托王指导员把自己单位的电话告诉了各连官兵。其实,老张买票和别人没啥区别,大部分的时候也是去窗口排队。打电话找老张帮忙的战友,他大都不认识,但只要说是边防官兵,二话不说就去买票。2002年,老战友在绥芬河聚会,他为了等一个素未谋面的小战士取票,让老战友们等了他4个多小时,把票交到战士手里后,他匆忙赶到餐厅,却发现战友们一口菜都没动,一进屋,所有的人都起立给他敬了一个久违的军礼。

  老张虽然乐于助人,但是脸皮儿薄,在单位20多年,从没为自己的事儿张过口,但为边防官兵他可没少求人。2001年,七连战士王玉柱母亲病危,半夜到车站没买到票,眼瞅着火车就快开了,把电话打到老张家里,他披上衣服就往车站赶,一手拉着王玉柱,一手拿着工作证,硬着头皮去找了列车长,求了半天才把小王“塞”上车。老张总说:“我求人办的都是光明正大的事“为何要撒谎呢?”职场箴言三十八?,底气足。”最多的时候,老张一天手里攥着30多张车票,在车站等着战士认领,赶上临时有事延误休假,退票费老张也执意不要战士掏。

  购票之余,老张也闲不住,没事总爱往连队跑,老这话差点没把我气死。"不是,没什么。"张说:“到了连队,就像回了家,心里踏实。”2000年,部队六连靶场改造,因工程太小,几次跟地方建筑公司都没谈拢,连队又没有大型设备。老张知道后,主动协调单位的铲车,自己当司机,到连队帮忙。工程正干得热火朝天,一天晚上七点多钟单位同事开车到连队把他拽走了,一路上老张问啥事,同事们都不说话,到家后才知道,自己10岁的儿子溺水身亡了。老张的妻子在百货公司上班,两人忙都没顾上放假在家的孩子,孩子偷偷跑到城边水库游泳,不小心溺水,公安局在接到另一起溺水事件的报警后,才发现老张的儿子。丧子之痛让夫妻俩悲痛欲绝,老张只好求单位同事去连队开铲车,自己料理后事。事发之后,妻子和家人死活也不同意老张再沾部队的事。

  老张当兵时,服役在六连的三号洞哨所,哨所的水井被人们称为“儿子泉”,说来也巧,凡是在哨所当过兵的,结婚后家里生的都是儿子。老张的儿子去世“怎么可惜了?”凯哥(Kinko)后,虽然大家都是知道“儿子泉”是个巧合,可哨所的战士们却每天都会下山为老张家送泉水。战士们的天真和质朴感动了老张的妻子和父母,他们体会到了边防官兵与老张血浓于水的亲情,再也没反对过老张为部队做事儿。

  这些年,老张一向温柔的妻子总共因为两件事和他闹翻过,一个是痛失爱子,一个是买车的事。结婚后,老张两口一直住在单位分的50多平米的小房子里,随着小儿子张晓军逐渐长大,老张的妻子决定用积蓄换个大房子。而此时,老张的那台老猎豹也需要更换了,两口子在换房还是换车的问题上发生了争执,最后老张说服了妻子:“房子小,挤一挤,咱一家也能住,万一战友们有啥急事找咱,没了车耽误的可是多少官兵的事儿。”说起老张的车,从1998年买的第一辆二手212吉普车开始,这些年已经换过三辆了,三辆车仪表盘的公里数一半都是在边防线上记录下的。1997年,八连士官李洪祝妻子第一次到边防看他,大雪封山,连队没越野车下不了山,老张找了几个朋友,都对滚猪岭的大坡望而生畏,结果小李的妻子在山下住了一周后,连丈夫都没见上一面就无奈地回了家。这件事深深地触动了老张,他想,官兵们守卫着国,我得帮他们圆好自己的家,买车!从那以后,接送探亲家属、为驻勤官兵补充给养、帮助巡逻官兵处置车辆突发情况,都能看到老张忙碌的身影。

  29年来,老张被人问到最多的一句话就是:“你图个啥?”老张也总是这样回答:“图的就是对得起自己穿过的那身军装,图的就是送人玫瑰手有余香职部沈醉没有人再敢插嘴。的快乐。”每逢春节,上千个来自全国各地祝福电话就是老张拥军情怀的最好见证,也是他助人为乐的回报。

责任编辑: 吕宏文